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神奇的圆

退休写博·记录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890: 热议南京话  

2015-09-20 08:25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2015916日我在蓝旗综艺群和西祠一些版块里发表了《闲聊南京话》一文,广泛地引起了大家的兴趣,纷纷发表对南京话的看法、感受、补充和建议:

田老师:南京话是我们歌唱发音的一大拦路虎,时不时会冒出来,在咬字发音中一定要淡化南京话!补充一条,南京话累积的污垢是否叫“老坈(keng)"[还有“古坈”]

蓝一ttm孙京芳:"古漆"我也没听说过,"老坈"倒是耳熟滴。对了,建议大家对陆正文的"南京话"加以补充,好让陆正文整理出一本《南京话大词典》。

 蓝四珍惜查霞珍:京芳您好,你的建议可行的话我也提供几句仅供参考,因我在评事街住了几十年,那儿多数是七家湾附近的回民,陆正文写的老南京话仿佛在我耳边,全是老婆婆及邻居们常说的。还有:刷不死你——打死你;炮子子_——调皮的男孩;走尔妈的——她妈的;活该——此话请陆正文解释一下,我说不明白,[活该是自作自受,遭报应的意思]待想起来了再提供,好玩。

  蓝四残阳杨小杭红楼梦里也有不少南京话呢,地道滴。

快乐水西门:老南京话还蛮有意思的,别具一番韵味!

芬芳梦想:现在的南京话俺基本能听懂,不像到了某些地方就跟到了国外一样。

紫薯艾佳:圆大哥写的老南京话,很正宗,感觉很亲切。

晚来遐思:我不会说南京话,更听不懂南京土话。读了您的文章感触颇深!

闲人刀客:地道的南京话,十分有趣,听起来感到亲切;但随着交流增多,南京话也在变味,这很正常。

野柳拾贝人:我的南京话一塌带一抹……就是喜欢南京话……

欣彧:我的母亲是几代老南京,所以我的南京话很重,唱歌时尤显。

xcn宁生:看得出楼主是一个南京人,老南京话有很多儿化音、语速快,所以外地人不易听懂。现在的南京话已变味成南普,远不是原来的老南京话了。

佳居坊:有时候在老浦口,会遇到一些老南京人,她们讲出的南京话细绵柔和,语调平缓,似苏州话般的丝滑细腻,那是我心中的南京话,如今的南京话,夹杂了很多外地话的改良,被很多不了解的外地人当做是南京话了。

老歌之友:是的。严格地讲,现在南京的年轻人讲的都不是老南京话。

放松有益:已经许多年没有听到的老南京话被圆大哥挖出来了,听来真亲切。估计再过一些时间,不要说能挖出这些话的人没有了,就连听得明白的人也不多了。丢掉有点可惜呢。

西门耶夫:总结的简明扼要,建议重烧一批刻上“库尔”、“得儿”的城砖,放朝天宫存档...后面说的一大串,我这半拉子南京人都已不辩东西南北啦!

……
  
谢谢大家的跟帖与参与!

今天我又想起一些南京话,作为《闲聊南京话》的补充:“前格儿”是前天;“昨格儿”是昨天;“今格儿”是今天;“明格儿”是明天;“抖豁”是害怕;“骚包”是炫耀;“夺雨”是淋雨;“埃的”是肯定;“煎菜”是夹菜;“对过”是对面;“河歪”是河蚌;“作死”是找死;“挺尸”是睡觉;“挨摆”是显然;“骨苏”是纠结;“赞污”是乱搞一气;“二年半”是老半天;“干么四”是干什么;“拖鼻龙”是流鼻涕;“无事佬”是没事干的人;“活闹鬼”是小混混,爱闹事的人;“咋巴咋巴”是能不够;“乌漆麻海”是非常黑;“算或拉到”是算了吧;“木里实姑”是做事没分寸;“机槽烂湿”是东西被水泡了……

   
我之所以回顾这些南京话,也许是为了留下乡音的痕迹,也许是为了留下童年的回忆,也许是为了留下长辈的声音,也许是为了留下南京的昨天,也许是为了告别的眷恋,也许是为了忘却的纪念,也许是为了过去的现在,也许是为了曾经的未来,也许没有也许...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5
919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